全国服务热线0571-63542971手 机:159-5800-7070

首页 > 半岛综合官网登录 > 自力式调节阀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 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重新审视“调结构”的逻辑

来源:自力式调节阀    发布时间:2024-01-16 08:58:41

“宏观调控的主要任务是保持经济总量平衡,促进重大经济结构协调和生产力布局优化,减缓经济周期波动影

  “宏观调控的主要任务是保持经济总量平衡,促进重大经济结构协调和生产力布局优化,减缓经济周期波动影响,防范区域性、系统性风险,稳定市场预期,实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对宏观调控做出了明确解释。

  作为宏观调控的一道主线,“调结构”位居经济政策讨论和实践的要位,以让其促进重大经济结构协调和生产力布局优化,减缓经济周期波动影响等等。

  放眼成熟的市场经济体,“调结构”并不具有普遍意义。有观点认为传统的结构调整,会让市场产生失去价格信号,扭曲资源配置等影响。

  基于这样的不同认识,《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及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所长陈玉宇,以释疑去惑。

  蔡洪滨: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里,经济结构是经济中微观个体行为相互作用形成的结果,是市场均衡的表现。在一定的资源禀赋及技术条件下,众多购买的人的消费、储蓄选择和广大生产者的投资生产行为共同决定了资源配置和经济发展的结果,其中包含部门、产业和行业的比重以及投资消费比例等结构。

  当然,市场均衡结果,包括各种经济结构必然受政府宏观政策和一个国家的制度环境影响。

  陈玉宇:当然不能,事实上,每个国家在不同发展阶段,或者不同国家在相似发展阶段,结构参数都是不同的,简单套用某个国家在某个时期的结构比例,来认定另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是不是合理,没有理论基础,也不符合经济学常识。

  在长期经济发展进程中,有一些共同的趋势和规律。这些经济结构的变化,是经济处于不同发展阶段所经历的市场均衡结果,是经济增长过程中的自然演化,脱离所处的发展阶段和本国实际去调整是不现实的。

  由于机制内在的缺陷,调结构往往纠正一时的问题,而政府的强力扭转,又制造和蕴藏着新的结构失衡问题。

  除了常规性的结构微调以外,当计划经济失误积累的问题对国民经济造成很大混乱时,政府不得不采取重大的调整经济结构举措。

  陈玉宇: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的经济体制逐渐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型,经济增长取得了伟大的成就。然而,由于计划经济的体制和思维惯性,以及对于市场机制的理解误区,调整经济结构从来没有停止过,历年政府经济工作的任务一直都在强调调整结构的问题,甚至把调整经济结构放在越来越突出的位置。

  陈玉宇:一直以来,相关部门往往通过观察经济中的简单比例关系,与某个发达国家的比例相互对照,试图判断结构是不是合理,并提出调整结构的要求。

  这些所谓的结构问题林林总总,无所不包,举凡产业体系、工业结构、产品结构、信贷结构、投资结构、地区结构、企业组织架构和就业结构等在内的方方面面,都被纳入到政府调整的范畴之中。

  蔡洪滨:一个危害是,调结构成为一个大“筐”,什么都往里装,容易掩盖经济中的主要矛盾。人类对于调结构的问题众说纷纭,但是我们并没有讲清楚究竟要调整什么,为什么调,也没有分清什么是能调整的结构。

  更重要的是,调结构往往取代了深层次的经济体制改革,使得很多亟须推动的改革踏步不前。

  在“怎么调、如何调”的问题上,很大程度上我们是在延续过去计划经济时代的做法,由政府强势行政部门主导,使用计划或者行政手段直接干预微观主体的行为。

  陈玉宇:传统调结构的危害,还不仅仅在于造成资源配置的严重扭曲,更在于阻碍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由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渡,就是要不断地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减少以至剔除旧体制中对经济的无端干预,打造一个坚实的市场微观基础,创造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

  在转型期间,我们的经济体制还有很多需要改革的方面,经济中有很多问题是需要解决。其中有些问题可能反映在经济结构上,但经济结构只是标,不是本,咱们不可以停留在比例关系上做数字文章,必须在深化改革上下功夫。

  在传统思想和做法的影响下,政府不断地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容易使市场失去价格信号、资源配置、优胜劣汰等基本功能,同时没做好制度建设。

  蔡洪滨:反思二十几年的经济结构调整,咱们不可以再强调“加大力度进一步调整经济结构”,而是应当重新审视经济结构调整的逻辑。从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之后,我们一定要认识到市场经济的运行有其内在的逻辑规律,经济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很多经济结构并不是想调整就能调整,想调整到什么比例就能调整到那个比例的。

  陈玉宇:在经济改革方向上,此次三中全会非常明确地提出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发挥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政府应当减少对于微观经济的直接干预。贯彻这个精神,我们应当正本清源,抛弃经济结构调整的传统模式,清理认识误区,放弃错误做法。

  新时期的经济结构调整,应当是深化经济体制改革,以尊重市场规律为原则,分析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深化促进改革,打造坚实的市场微观基础,营造良好的市场经营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