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0571-63542971手 机:159-5800-7070

首页 > 半岛综合官网登录

半岛综合官网登录

试论宏观经济调节系统

来源:半岛综合官网登录    发布时间:2023-11-02 10:10:41

人们对社会经济生活运行所进行的调节,大概能分为宏观经济调节和微观经济调节两个基本方面。这两个方面

  人们对社会经济生活运行所进行的调节,大概能分为宏观经济调节和微观经济调节两个基本方面。这两个方面的调节都需要一系列的调节方式、调节杠杆和调节方法的共同作用和互相配合,从而形成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宏观经济调节系统和微观经济调节系统。本文试就宏观经济调节系统谈一点看法。

  经济调节方式是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核心,是从主体上决定宏观经济调节系统总体特征和功能的实体性元素。这里讲的调节方式,指的是人们对社会经济生活进行调节的基本模式,或是说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主体部分。人们对社会经济生活的运行过程进行总体上的宏观调节,首先一定要选择有效的调节方式。

  在这一选择而前,当今世界上出现了两股潮流。在西方世界,资本主义国家正在改造着传统的单一市场调节方式,在一定的程度上施行计划调节,企图在两种调节方式的结合中寻找宏观经济调节的新出路。然而,资本主义制度的性质决定了它不可能在全社会范围内有效地实行计划调节。在东方世界,社会主义国家也正在改造着传统的单一计划调节方式,在不同程度上引入市场调节,期盼通过两种调节方式的结合更有效更灵活地协调和控制社会经济生活的总体运行。这是两股相互较量着的浪潮。我们的任务就是对计划与市场的结合做出社会主义的选择。换一种提法就是,立足于有计划商品经济这样一个基本点,寻求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两种调节方式的最优组合。

  如果我们把调节方式作为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一个子系统来考察,我们便可以认识到,构成这个子系统的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之间的结构关系,首先在于它们是一个整体内部的不同组成部分之间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的关系。也就是说,根据社会需要的状况对宏观经济进行计划调节并不代表排除市场的作用,计划调节也能够最终靠市场的作用实现。例如,宏观经济调节的一个重要内容是调节积累与消费的比例关系,而我们在控制社会总的积累和消费的规模的时候,又不能脱离市场,特别是社会主义经济中的生活消费,有相当一部分是与市场相联系的。同样,宏观经济中的市场调节也不能完全排除计划的控制和指导。社会主义市场不是资本主义盲目竞争的自由市场,它是存在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当中的市场,因而无论哪个层次上的市场都必须纳入计划调节的监督和指导之下。这样我们便看到,在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调节方式当中,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是密切联系、互相影响、共同作用的,从而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调节方式。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组合状况,很难把它们严格地划分开来。既然是计划调节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调节方式,那么在任何情况下,纯粹的计划调节和纯粹的市场调节都是不存在的,所存在的只是它们不同范围、不同程度的复杂组合。在宏观经济调节系统中,正是这样一个组合作为整体起作用。

  人们在宏观经济调节过程中,在选择了适当的经济调节方式的基础上,还必须确定有效的经济调节杠杆。经济调节杠杆是宏观经济调节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这个调节系统的重心之所在。

  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中,宏观经济调节的主要杠杆是价格杠杆、金融杠杆、财政杠杆等。但是,各种调节杠杆对社会经济生活运行过程的调节作用也是互相制约和互相影响的。因此对这些调节杠杆的认识就不能停留在仅仅揭示它们各自本身的规定性,而要深入分析各种调节杠杆的结构关系,以实现对这些调节杠杆的综合运用。

  从系统的角度来观察,这些调节杠杆的结构关系的运动结果,形成了一种系统的整体功能,体现为各种调节杠杆的效应的放大,即综合的放大效应。这就是说,各种调节杠杆在其相互联系和制约过程中产生出超越各种调节杠杆自身单独运动所形成的效应。例如,在宏观经济调节中运用价格杠杆,就不能孤立地从价格本身来考虑问题,而必须根据当时所面临的社会经济生活的真实的情况,采取变通的灵活的对策,这实际上也就是如何使价格体系适应社会经济生活现实的问题。再如,运用金融杠杆控制货币供给的时候,就不能象西方货币主义理论所讲的那样,坚持一个稳定的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而必须随经济生活流量的变化,灵活和富有弹性地控制货币供给。所以,宏观经济调节中各种调节杠杆的作用如何,就要看经济生活对它的反应是怎样的。一方面要看经济生活对调节杠杆的作用是相容的还是排斥的,大多数表现为调节杠杆作用的结果是否导致经济生活的正常运行,是否克服了不正常因素;另一方面要看经济生活对调节杠杆的反应程度多大。还要看到,任何调节杠杆的作用都不是单一的,可能会出现副作用,在使经济生活的运行与人的调节目标协调的同时,也可能有相反或相异的效应。这就要求我们在运用调节杠杆时进行权衡,尽量使它们在一个适度的汇合点上对社会经济生活的运行产生最大限度的符合人的调节目标的结果。此外,各种调节杠杆本身的作用也处在一个演变过程中,并在这个演变中不断变换着自身的调节效应。我国目前进行的价格体系改革,实际上就是改变价格杠杆的功能。金融、财政等方面的改革,说到底也是一个杠杆功能的转换问题。在这一系列改革中,必然使杠杆丧失某些旧的功能,同时,又获得一些新的功能。

  社会经济生活的运行体现为不一样的层次运行的彼此交叉和汇合。在宏观经济调节中,调节方式与调节杠杆的作用都必须落实到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层次上。宏观经济调节不可能是线性的平面的调节,而是多维的立体的调节,它必须在社会经济生活的各个层次上分层实现,从而使作为整体的宏观经济调节系统具有多层次的立体结构。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中,宏观经济调节的施行,主要是在企业、城市、区域、国家和对外经济活动这样五个层次上完成的。

  企业是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第一个层次。加强宏观经济调节必须以搞活微观经济生活为基础。微观经济不活,宏观经济调节必然失灵。我们国家的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在于搞活企业,这个战略决策对于加强宏观经济调节具有重大意义。

  城市是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一个中间层次。因为宏观调节是一项庞杂繁复的系统工程,涉及到社会经济生活的所有的环节和每个方面。为了实行有效的宏观经济调节,很有必要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寻找一些主要的支点,把宏观经济调节同微观经济活动很好地协调起来。而城市的核心作用就在于它在宏观经济调节体系中能起到这种纽带和联结作用。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目标也是要使城市充分的发挥宏观经济调节方面的功能。

  宏观经济调节系统不仅要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找到各个坚实的支点,而且也需要在这些支点之间建立一种网络联系,从而形成各个相对独立的辐射面和覆盖面。这就要求在宏观经济调节中充分的发挥区域的及其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对我们这样一个各个地区生产力发展很不平衡的大国来说尤其如此。宏观经济调节中发挥区域的经济作用,主要是指根据国民经济的客观发展基础,在若干区域内对社会经济生活进行超越城市的控制与协调。

  国家是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主导层次。这是因为宏观经济调节的主要施行者是作为社会主义经济主体的国家。国家作为一个经济实体,能够通览国民经济全局,对每个方面的经济关系可以有效的进行系统的有节奏的灵活性调节。但从宏观经济调节的角度来看,国家不能直接干预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也不能直接干预城市和区域的中间层次的经济调节,必须超越企业、城市和区域,进行总体的经济调节。这样才可以协调整个宏观经济的顺利发展。

  此外,宏观经济调节还必须面向世界,面向国际商品经济的大舞台。这是我们在经济体制改革过程中构想宏观经济调节系统所一定要遵循的一个重要的战略方针,也是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外围层次。

  以上就是有计划商品经济中宏观经济调节系统的基本格局。在经济体制改革中,我们应当逐步完善宏观经济调节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