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0571-63542971手 机:159-5800-7070

首页 > 半岛综合官网

半岛综合官网
热点资讯

无论采用计量性方式还是裁量性方式确定赔偿均可体现合理惩罚

来源:半岛综合官网 发布时间:2023-12-18 13:05:01 浏览量:71 次 【返回上一页】

  无论采用计量性方式还是裁量性方式确定赔偿数额,均可体现合理的“惩罚”,以实现惩罚、遏制侵犯权利的行为的功能

  ——广东永泉公司、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与周德怀、吕连治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

  1. 商标和企业名得以注册的合法形式不能掩盖被诉行为的侵权实质,更不能成为侵犯权利的行为赖以产生甚至持续的合法依据。由于东莞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YQFM”,违反我国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与广东永泉公司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商标近似,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无效。宣告无效的注册商标,视为自始不存在,即从开始注册时就无效,在法律上不承认该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存在或者曾经存在。因此,即使该商标曾经获得核准注册,但在与他人注册商标构成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使用近似标识、轻易造成混淆的情况下,仍需承担对应的商标侵权责任。

  2. 二审法院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严重侵害知识产权的行为,无论采用计量性方式还是裁量性方式确定赔偿数额,均可体现合理的“惩罚”,以实现惩罚、遏制侵犯权利的行为的功能,依法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维护正常的市场之间的竞争秩序。对于侵权行为人有着非常明显主观恶意、侵犯权利的行为情节严重,但由于权利人未明确主张适用惩罚性赔偿或无法确定赔偿计算基数等原因不可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可结合具体案情,将侵权人的侵权故意和侵犯权利的行为情节作为惩罚性考量因素,在法定赔偿范围内从重赔偿,直至按法定赔偿上限确定赔偿数额。

  原告是在阀门制造领域的生产、销售的厂商,获得大量全国及地方性的荣誉,原告生产、销售的阀门产品获得大量全国及地方性的认证证书,原告拥有高质量发明、实用新型专利50余项,主编或参编的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三十六项,原告生产的产品大范围的应用于全国或地区性的超大型工程建设项目,在技术上始终处于国内领先地位。

  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周德怀、周添进出于共同的侵权主观恶意,共同实施了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在原告及原告商标具有极高知名度的情况下,被告周添进先后投资成立被告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前身为东莞市南兴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南安市永泉阀门制造厂(2011年成立,2014年注销)、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2014年成立,与被告周德怀共同经营)。被告周添进通过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通过多个平台大量生产、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周德怀、周添进共同实施了侵犯原告“永泉”、“永泉阀门”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严重造成市场混淆,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周德怀、周添进应对共同侵犯权利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

  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将原告的注册商标用作企业字号、使用与原告企业字号相同的企业字号的行为,造成市场混淆,依法构成不正当竞争。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出于“搭便车”的主观恶意,在不可能取得“永泉”系列商标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情况下,擅自将原告具有极高知名度的商标注册为企业字号,引人误以为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的商品与原告存在特定联系,其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周德怀、周添进的侵犯权利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重大损失,其获得了高额的非法利益,依法应当承担赔偿相应的责任。同时,四被告的行为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混淆,应当在全国性媒体上发布致歉声明,消除不良影响。被告周添进作为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一人有限公司)的股东,依法应当对被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被告周添进、吕连治作为被告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应当承担补充清偿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辨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一、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是否侵犯了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二、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是不是真的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三、若存在侵犯权利的行为,则赔偿数额如何认定。

  关于争议焦点一,广东永泉公司举证的注册商标均在有效保护期内,广东永泉公司作为其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的规定,广东永泉公司在核定的服务项目上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受法律保护。经查,广东永泉公司所举证的多个注册商标,其标识有“YQ”或“永泉”字样,而“YQ”是“永泉”的拼音首字母,一审法院认为这些商标之间有近似,且注册于相同或相似类别的商品上,应属于联合商标。

  广东永泉公司提供的公证书系由公证机关依法作出,程序合法,且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对公证书记载的事实并无异议,一审法院对公证书记载的事实予以确认。

  广东永泉公司举证的从东莞永泉公司处购买的阀门,虽东莞永泉公司主张其委托别人生产,但也属于东莞永泉公司所生产。东莞永泉公司生产、销售的阀门,其产品上及合格证处均有“永泉阀门”的标识,且处于较为显著的位置,该标识已具备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永泉阀门”的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第18695410号相同,且阀门产品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准的商品类别相同。一审法院认为,东莞永泉公司的生产、销售行为已侵犯了广东永泉公司的前述注册商标。另一方面,根据(2018)粤广南粤第9144号公证书反映,东莞永泉公司在“1688”网站上展示的部分产品上方加注“永泉阀门”标识,该标识同样已具备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东莞永泉公司在网站上对阀门产品加注“永泉阀门”的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第18695410号相同,且使用在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准范围相似的产品上,一审法院认为东莞永泉公司的该行为亦已侵犯了广东永泉公司的前述注册商标专用权。

  综上,广东永泉公司请求东莞永泉公司停止生产、销售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应予以支持。对于广东永泉公司请求销毁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根据广东永泉公司提交的现场照片情况,一审法院予以支持。另,广东永泉公司并没有充分证据证明东莞永泉公司的侵犯权利的行为给广东永泉公司商誉造成严重影响,其请求东莞永泉公司在报刊上登载声明消除影响,依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申核公司是不是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根据广东永泉公司举证的(2018)粤广南粤第9146号公证书、(2018)粤广南粤第9147号公证书反映,申核公司在“1688”网站及其网站上突出使用了“永泉阀门”的标识,具备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性使用。该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第18695410号相同,且网站上对应的阀门产品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准商品相似,显然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网站上产品来源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产品存在关系。虽然申核公司主张这属于许诺销售,然而所销售的系东莞永泉公司的阀门,如上论述,该阀门存在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的情形,考虑到申核公司与东莞永泉公司的股东存在密切关系,一审法院认为申核公司的行为已侵犯了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广东永泉公司请求申核公司停止销售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应予以支持。至于广东永泉公司请求申核公司销毁侵权产品、登报消除影响等,证据并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是否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问题。广东永泉公司并未举证证明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存在侵犯权利的行为,一审法院对广东永泉公司关于请求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停止侵犯权利的行为的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经对比广东永泉公司与东莞永泉公司的企业名,两者的字号均为“永泉”。广东永泉公司主张其注册商标及字号具有较高知名度,并提交了荣誉证书、产品认证证书、会员证书、标准化文书、广告合同、网站宣传报道、销售合同等证据。经查,广东永泉公司的第1418065号注册商标被广东省著名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为著名商标,且广东永泉公司也曾参与过多个行业标准文件的起草,广东永泉公司及其注册商标也曾获得多个地区性或全国性机构的认证,广东永泉公司主张其注册商标和企业名具有一定影响力,一审法院予以采信。虽东莞永泉公司也提交了一些证书,但仅涉及东莞永泉公司的自有品牌的认定。东莞永泉公司使用“永泉”的字号,已足以让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产品是广东永泉公司的商品或者广东永泉公司存在特定联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之规定,东莞永泉公司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广东永泉公司另主张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使用成不正当竞争,一审法院认为该域名系来源于东莞永泉公司的“YQFM”注册商标,一审法院认为在没有生效文书撤销或宣告“YQFM”注册商标无效的情况下,广东永泉公司该主张依据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另外,东莞永泉公司在上述网页中使用了“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的名称,如前所述已构成不正当竞争,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应当不再使用“永泉”字号。

  至于广东永泉公司主张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周德怀存在别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依据不充分,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根据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犯权利的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犯权利的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损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机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犯权利的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四款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犯权利的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

  本案中,虽东莞永泉公司与申核公司的股东存在密切关系,但该两公司否认其属关联公司,在无另外的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认为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应就其侵犯权利的行为各自承担侵权责任和赔偿相应的责任。

  关于东莞永泉公司的赔偿责任问题。广东永泉公司举证的东莞永泉公司的年度报告,仅能反映东莞永泉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为69.22万元。根据当事人陈述及一审法院调查取证,反映东莞永泉公司向案外人销售被控侵权产品的销售额计203886.55元。考虑到东莞永泉公司的经营成本支出及其存在销售另外的品牌阀门的情形,一审法院认为不能仅以东莞永泉公司的营业收入来认定其因侵权获得的利益。综合广东永泉公司的举证及维权情况、东莞永泉公司的侵犯权利的行为,一审法院酌情认定东莞永泉公司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及构成不正当竞争,共需向广东永泉公司赔偿500000元(含合理维权费用在内)。

  关于申核公司的赔偿相应的责任问题。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广东永泉公司的侵权损害赔偿数额应当自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起诉之日起向前推算二年计算。根据广东永泉公司举证的企业年度报告反映,申核公司2017年至2018年度报告数据显示营业总收入共计316.69万元。申核公司主张其有另外的品牌阀门产品及非阀门产品的销售,并提交了发票、销售合同等证据为证,一审法院经审查对申核公司的主张予以采信。根据当事人的举证,并酌情考虑申核公司的经营成本支出、侵权情节等,一审法院酌情认定申核公司应向广东永泉公司支付含维权费用在内的赔偿数额计200000元。

  关于周添进的责任问题。周添进系东莞永泉公司的唯一股东,周添进并未举证证明东莞永泉公司的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周添进应对东莞永泉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至于广东永泉公司请求周德怀、吕连治对申核公司的债务承担补充清偿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东莞永泉公司立马停止侵害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停止生产、销售有被控侵权标识的产品,并销毁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

  二、东莞永泉公司立马停止在其企业名中使用“永泉”字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三、申核公司立马停止侵害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停止销售有被控侵权标识的产品。

  四、东莞永泉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上的约束力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广东永泉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计500000元。

  五、申核公司应于本判决发生法律上的约束力之日起七日内赔偿广东永泉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计200000元。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为:1.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以及侵犯广东永泉公司哪些商标权;2.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3.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周德怀、吕连治应承担何种民事责任。

  一、关于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以及侵犯广东永泉公司哪些商标权问题

  本案中,广东永泉公司请求保护的第1225393号、第1418065号商标等注册商标中“永泉”文字及“YQ”字母组合属于臆造词,并非常用词汇,其本身作为商标就具有一定的显著性,且与广东永泉公司的字号完全一致,两者形成对应关系。根据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涉案商标早在1998年、2000年等即已由广东永泉公司的前身“永兴阀门公司”核准注册在阀门类商品之上,并经过广东永泉公司持续、普遍的使用、宣传和维护,其显著性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

  从广东永泉公司于本案中提交的证据显示,广东永泉公司及其阀门类产品获得过多项荣誉,广东永泉公司早在2007年至2018年连续十年主编或参编数十项阀门类产品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先后被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广东省财政厅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两次被评为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给水排水设备分会先进集体,被授予“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三十周年突出贡献企业”;其阀门类产品先后被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认定为“广东省重点新产品”“广东省高新技术产品”“采用国际标准产品标志”,于2003年被《奥运建筑工程材料及设备》编审委员会选定为奥运建筑工程及全国重大建筑工程建设项目推荐使用产品,产品应用于国家体育场“鸟巢”“水立方”“中国尊”、北京大兴机场等重大工程和标志性建筑。广东永泉公司的第1418065号注册商标自2006年起三次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广东永泉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其第1418065号第1225393号注册商标在国内阀门制造领域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由于广东永泉公司等注册商标与注册商标是相关联的商标,其标识与注册商标的主要认读部分“永泉”“YQ”相同,故第1418065号第1225393号注册商标的知名度可延伸至广东永泉公司的其他关联商标,可认定广东永泉公司的等注册商标在阀门类商品上也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二)关于被诉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请求保护的注册商标是否构成近似容易导致混淆、被诉行为是否构成商标侵权问题。

  本案被诉侵犯权利的行为发生于2013年,持续至本案一审及二审期间,故本案应适用2019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该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二)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轻易造成混淆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的规定,商标相同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人民法院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基于知识产权保护激励创新的目的和比例原则,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和强度要与特定知识产权的创新和贡献程度相适应。对于商标权的保护强度,应当与其具有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相适应。具体到本案而言,如前所述,广东永泉公司请求保护的等注册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知名度,相关公众只要一看到或者听到这两个商标,就或非常容易联想到广东永泉公司,其具有较强的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本案中,广东永泉公司起诉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构成商标侵权的行为包括:东莞永泉公司在其生产销售的相关阀门产品、合格证、销售网页中突出使用被诉标识“永泉阀门”“YQFM”;申核公司在其销售的相关阀门产品及其销售网页中突出使用被诉标识“永泉阀门”“YQFM”,对此二审法院认为:

  第一,对于被诉标识“永泉阀门”与广东永泉公司第18695410号注册商标。两者均为纯文字商标,其在文字、读音、含义上完全相同,且均使用在阀门产品上,故该被诉标识构成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行为侵犯广东永泉公司第18695410号注册商标专用权。

  第二,对于被诉标识“永泉阀门”与广东永泉公司第1225393号、第1462981号、第1487257号、第18695415号、第4772028号注册商标。被诉标识“永泉阀门”由“永泉+阀门”文字组成,其中“阀门”是指商品的通用名称,不具有非常明显性,而“永泉”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此五个注册商标的显著部分“永泉”,在文字、读音、含义上完全相同,其与此五个注册商标构成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标识。

  第三,对于被诉标识“YQFM”与广东永泉公司第1418065号、第1225393号、第1462981号、第1487257号、第18695415号、第4772028号”。被诉标识“YQFM”完整包含广东永泉公司的此六个注册商标的显著部分“YQ”,且其未形成明显有别于涉案商标的其他含义,“FM”为涉案商标核定使用商品“阀门”(FAMEN)的简称,故其与此六个注册商标构成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标识。

  据此,在广东永泉公司的涉案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和较高的知名度的情况下,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与广东永泉公司均为广东地区阀门产品的生产销售经营者,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上述“第二”“第三”所涉的九个注册商标共同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已构成使用在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极易使相关公众认为商品具有相同的来源或者其来源之间具有密切的联系,从而容易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上述被诉标识的使用不可避免地会使相关公众将被诉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联系在一起,从而损害广东永泉公司的商业利益。据此,二审法院认定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上述被诉行为,侵害了广东永泉公司第1418065号、第1225393号、第1462981号、第1487257号、第18695415号、第4772028号注册商标专用权。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关于被诉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涉案商标不会造成混淆的主张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未对广东永泉公司第18695410号注册商标以外的其他权利商标进行评述和判定,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对于广东永泉公司请求保护的其余五个注册商标。被诉标识“YQFM”与第1462990号、第18695413号、第18695414号在整体构成、读音等方面存在比较大差异,不构成近似标识。被诉标识“YQFM”“永泉阀门”使用的商品与第1742573号以及第1918489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在功能用途、消费对象等方面存在较大的差别,不属于同一种或者类似商品。因此,广东永泉公司使用的被诉标识“YQFM”“永泉阀门”不构成对此五个注册商标的侵权。广东永泉公司上诉称被诉行为亦构成对此五个注册商标的侵权,缺乏理据,二审法院予以驳回。

  二审法院需要指出的是,商标和企业名得以注册的合法形式不能掩盖被诉行为的侵权实质,更不能成为侵犯权利的行为赖以产生甚至持续的合法依据。由于东莞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YQFM”,违反我国商标法第三十条规定,与广东永泉公司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已经注册的商标近似,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无效。宣告无效的注册商标,视为自始不存在,即从开始注册时就无效,在法律上不承认该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存在或者曾经存在。因此,即使该商标曾经获得核准注册,但在与他人注册商标构成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使用近似标识、轻易造成混淆的情况下,仍需承担对应的商标侵权责任。

  (一)关于东莞永泉公司在企业名中使用“永泉”字号、申核公司销售带有“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的阀门商品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问题

  本案被诉行为发生于2014年,持续至本案一审及二审期间,故本案应适用2019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二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包括简称、字号等)的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经营者实施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的驰名商标作为企业名中的字号的混淆行为,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人民法院可以依照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四项予以认定。该司法解释第十四条规定,经营者销售带有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的标识的商品,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当事人主张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的情形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据此,广东永泉公司主张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侵害其“永泉”字号等,构成不正当竞争,应满足以下要件:1.广东永泉公司的“永泉”字号具有一定影响;2.被诉行为使用的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永泉”字号相同或近似,容易引发相关公众混淆;3.被诉行为未经广东永泉公司许可,具有攀附恶意或不正当性。

  首先,关于广东永泉公司的“永泉”字号有没有一定影响的问题。相关企业名是否在市场上有一定影响从而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被诉行为是否恶意攀附并构成混淆误认,应以被诉行为发生之时作为判断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的时间节点。东莞永泉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故本案需审查本案被诉行为发生前即2014年6月前,广东永泉公司的“永泉”字号是否已在阀门领域具有一定影响力、可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如前所述,广东永泉公司的企业名于2011年获准变更后,于2011年被授予“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三十周年突出贡献企业”,其产品分别于2012年、2014年被认定为广东省高新技术产品,并于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三年主编或参编多项阀门产品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且如前所述,广东永泉公司带“永泉”文字的注册商标具有较高知名度,以及广东永泉公司的前身也已取得了一系列荣誉,这些对广东永泉公司的企业名也有一定的辐射和承接作用,故二审法院认定广东永泉公司的企业名在东莞永泉公司2014年成立之前即已具有一定知名度,依法属于“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

  其次,关于被诉行为是否擅自使用与“永泉”相同或相近似标识、引发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问题。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制止的是商业标识混淆行为,经营者的企业名因其具有区别商品来源的作用而受到禁止造成混淆的保护。东莞永泉公司在企业名中使用“永泉”字号、申核公司销售带有“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商品,这些标识与广东永泉公司的企业字号“永泉”完全相同。广东永泉公司、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均地处广东省,且均为生产销售阀门类商品的企业,属于同地区同行业的经营者。不仅如此,东莞永泉公司还在其销售产品的官网将广东永泉公司的多篇新闻报道夹杂在其“新闻中心”,在多篇报道中同时出现“永泉阀门”“广东永泉阀门”“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故意混淆相关标识,令相关公众误以为“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或“永泉阀门”与“广东永泉阀门”品牌存在特定联系。

  第三,关于东莞永泉公司等被诉侵权人有没有攀附恶意,其不侵权抗辩是否成立的问题。东莞永泉公司作为与广东永泉公司同地区同行业的经营者,在广东永泉公司字号具有一定影响力的情况下,仍在其企业名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完全相同的字号,并且还有意在相关宣传网页中混淆两个企业名和相关标识,可见东莞永泉公司的攀附恶意明显。东莞永泉公司上诉称其前身为南安市永泉阀门制造厂,当时广东永泉公司不具有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东莞永泉公司不知道广东永泉公司的存在。对此,二审法院认为,广东永泉公司于2011年8月从佛山市南海永兴阀门制造有限公司更名而来,虽然该时间仅比东莞永泉公司的前身“南安市永泉阀门制造厂”的成立时间(2011年12月)早4个月,但广东永泉公司带“永泉”文字的商标早在1998年已注册,且经过广东永泉公司十多年的使用和宣传,在“南安市永泉阀门制造厂”成立时,已在全国阀门领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此时“南安市永泉阀门制造厂”仍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在先权利相冲突的企业字号,难谓善意和巧合。故东莞永泉公司以此抗辩不知情、不构成侵权的抗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不予采信。

  因此,在广东永泉公司的“永泉”企业字号以及带“永泉”文字的注册商标具有较强显著性和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作为广东永泉公司的同地区同行业经营者,东莞永泉公司在生产销售相同商品的企业名上使用“永泉”企业字号,申核公司在1688电子商务平台销售带有“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的阀门商品,其不当利用和攀附广东永泉公司及“永泉”标识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恶意明显,极易使相关公众对其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足以引人误认为是广东永泉公司商品或者与广东永泉公司存在特定联系,故二审法院认定东莞永泉公司在企业名中使用“永泉”字号、申核公司销售带有“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商品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广东永泉公司请求判令东莞永泉公司不再使用该企业名,理据充分,二审法院予以支持。东莞永泉公司关于该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的上诉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予以驳回。

  (二)关于东莞永泉公司使用及yqfm.net域名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三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实施擅自使用他人有一定影响的域名主体部分、网站名称、网页等的混淆行为,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认定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规定的“有一定影响的”标识相同或者近似,可以参照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判断原则和方法。

  广东永泉公司上诉称,“YQ”“永泉”已与广东永泉公司形成了一一对应关系,东莞永泉公司使用的yq-fm.com及yqfm.net域名与广东永泉公司的域名近似,构成不正当竞争。对此二审法院认为,被诉域名的注册与使用是否会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构成不正当竞争,可以从以下几方面予以考量:第一,广东永泉公司的域名具有一定影响。广东永泉公司域名“注册于2000年1月26日,广东永泉公司在该域名网站向公众发布公司产品信息,展示公司业绩和荣誉,经过广东永泉公司对该域名的长期、持续使用,并受到广东永泉公司涉案商标及其产品知名度的辐射作用,可依法认定该域名为具有一定影响的域名。第二,东莞永泉公司的被诉域名与广东永泉公司的域名主体部分近似。域名“yq.com.cn”的主体部分为“yq”,被诉域名yq-fm.com及yqfm.net的主体部分为“yq-fm”“yqfm”,如前所述,被诉域名“yq-fm”“yqfm”完整包含广东永泉公司的域名“yq”,且其未形成明显有别于涉案商标的其他含义,“fm”为两者经营商品“阀门”(FAMEN)的简称,不具有非常明显性,故应认定两者的域名构成近似。第三,东莞永泉公司具有攀附故意,构成混淆。东莞永泉公司不仅使用被诉域名网站经营与东莞永泉公司商品品类相同或类似的商品,而且还在网站中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相同字号的企业名,在网站销售页面突出使用侵害广东永泉公司商标权的“YQFM”,更是在其网站新闻中心夹杂有广东永泉公司的新闻报道,其大范围实施了诸多混淆商品来源的行为,与被诉域名网站相互配合、相互影响、相互促进,逐步加强被诉域名混淆商品来源的可能和效果。

  据此,东莞永泉公司未经广东永泉公司许可,擅自在经营相同商品的网站中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域名主体部分近似的yq-fm.com及yqfm.net域名,攀附故意明显,容易使相关公众认为所经营的网站商品具有相同的来源或者其来源之间有特定联系,从而引人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应认定东莞永泉公司使用此两域名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广东永泉公司请求判令东莞永泉公司不再使用yq-fm.com及yqfm.net域名,于法有据,二审法院予以支持。一审法院对此认定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经营者在商业宣传过程中,提供不真实的商品相关信息,欺骗、误导相关公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规定的虚假的商业宣传。

  广东永泉公司上诉称东莞永泉公司在其公司官网相关页面中将“YQNA”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范围篡改为“YQFM”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并将《工程建设推荐产品证书》《全国工程建设首选品牌》《中国消防行业首选品牌》等荣誉证书原本所指向的商标“YQFM”全部篡改成“YQNA”,构成虚假宣传。二审法院认为,虚假宣传通常针对商品或服务传递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内容信息,以期错误地影响相关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选择决策。本案中,东莞永泉公司于“YQFM”商标被宣告无效后,在其官网宣传页面将原本属于“YQFM”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和相关荣誉故意篡改归属于“YQNA”商标,以极具隐蔽性的虚假内容信息,欺骗、误导相关公众,足以使相关公众误认为东莞永泉公司的“YQNA”商标也具有同样的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和荣誉。东莞永泉公司该行为不仅扰乱了正常的市场之间的竞争秩序,有违诚实信用的市场基本准则,也使其获得了市场之间的竞争优势和市场机会,从而损害了广东永泉公司的竞争利益及相关公众的利益,依法应受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故广东永泉公司上诉认为东莞永泉公司的该行为构成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证据确凿充分,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包括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影响、赔偿相应的损失等。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能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依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商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和案件详细情况,可以判决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相应的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本案中,由于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侵犯权利的行为侵犯了广东永泉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因此,广东永泉公司诉请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停止侵犯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东莞永泉公司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阀门类产品及其合格证、销售网页中使用“永泉阀门”“YQFM”等商标标识,申核公司停止在其销售的阀门类产品及其销售网页中使用“永泉阀门”“YQFM”等商标标识,于法有据,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因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相关被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广东永泉公司诉请东莞永泉公司停止在企业名中使用“永泉”字号,不再使用yq-fm.com及yqfm.net域名,停止在其销售网页中宣传虚假的“YQNA”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范围以及《工程建设推荐产品证书》《全国工程建设首选品牌》《中国消防行业首选品牌》等荣誉证书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诉请申核公司停止销售带有“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商品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均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排除妨碍。因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且现有证据证明其本案二审期间仍在相关市场销售被诉侵权产品,故广东永泉公司诉请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召回和销毁市场现存侵权产品,符合法律规定,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关于消除影响。鉴于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的被诉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且主观恶意明显,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对广东永泉公司的商誉产生较大不良影响,故广东永泉公司要求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在相关媒体上刊登声明,消除影响,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根据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的损失或者侵权人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合理确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犯权利的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为确定赔偿数额,在权利人已经尽力举证,而与侵犯权利的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可以责令侵权人提供与侵犯权利的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的账簿、资料的,人民法院可以借鉴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第三款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注册商标许可使用费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犯权利的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因不正当竞争行为受损的经营者的赔偿数额,按照其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经营者恶意实施侵犯商业机密行为,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经营者为制止侵犯权利的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第四款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第六条、第九条规定,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犯权利的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权利人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三条规定:“对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八条、第十一条、第十二条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难以确定,当事人主张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七条第四款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根据以上法律规定可见,在商标侵权以及不正当竞争案件中,确定赔偿数额的方式有:一是计量性赔偿;二是裁量性赔偿。对于计量性赔偿,其适用的前提是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能够确定,或具有可参考的相关权利许可使用费。在本案中,广东永泉公司仅能举证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在网络站点平台上的销售单价、行业利润率、概括性的侵权规模和相关维权支出等初步证据,未能据此确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侵权获利或者相关权利许可使用费。且因广东永泉公司已尽力举证,而与侵犯权利的行为相关的账簿、资料主要由侵权人掌握的情况下,二审法院根据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责令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向二审法院提交与侵犯权利的行为相关的账簿等资料。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虽有提交,但所提交的账簿明显缺失广东永泉公司所举证证实的北京大兴机场等相关工程材料款、本案公证购买被诉产品款以及周德怀账户收取的多笔材料款等账目,故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并未完整、全面、真实提供财务账簿、资料,未如实履行证据披露义务,构成举证妨碍,依法应承担对应不利法律后果。据此,综合本案证据,由于各方当事人的举证均难以确定其因侵犯权利的行为所遭受的损失或其侵权获利所得,亦无可参照的权利许可使用费,故二审法院适用裁量性赔偿方式,依法对本案赔偿数额进行酌定。

  二审法院需要说明的是,对于严重侵害知识产权的行为,无论采用计量性方式还是裁量性方式确定赔偿数额,均可体现合理的“惩罚”,以实现惩罚、遏制侵权行为的功能,依法严格保护知识产权,维护正常的市场之间的竞争秩序。对于侵权行为人有着非常明显主观恶意、侵犯权利的行为情节严重,但由于权利人未明确主张适用惩罚性赔偿或无法确定赔偿计算基数等原因不可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可结合具体案情,将侵权人的侵权故意和侵犯权利的行为情节作为惩罚性考量因素,在法定赔偿范围内从重赔偿,直至按法定赔偿上限确定赔偿数额。具体而言,本案在适用裁量性赔偿方式酌定赔偿数额时,重点考虑以下因素:

  一是司法救济力度应与广东永泉公司的知名度相适应。如前所述广东永泉公司为维护“永泉”“YQ”标识,多年精心经营、持续投入,其商标早在2006年就被认定为广东省著名商标,产品入选奥运建筑工程及全国重大建筑工程建设项目推荐使用产品,广东永泉公司通过连续十年主编数十项阀门产品的国家、行业标准及所获取的众多荣誉,使其成为阀门领域的有突出贡献的公司,广东永泉公司及其相关商标在全国阀门领域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司法对知名标识的保护及救济应与其知名度相匹配,广东永泉公司为经营和维护知名标识而作出的努力及付出应予考虑。

  二是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多个被诉标识侵害广东永泉公司多达十个权利商标。如前所述,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被诉标识“YQFM”“永泉阀门”分别侵害广东永泉公司等十个权利商标,情节严重。其中,被诉标识“永泉阀门”与广东永泉公司第18695410号注册商标,构成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相同的商标,性质恶劣,甚至有可能触犯刑法。

  三是东莞永泉公司同时实施企业字号混淆、域名混淆以及虚假宣传等多个不正当竞争行为。东莞永泉公司不仅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企业名完全相同企业字号,使用与广东永泉公司近似的域名,还在其官网中篡改商标核定范围和荣誉证书、实施虚假宣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在一审判决东莞永泉公司不再使用其企业名后,仍接着使用并在市场中大量销售标识该企业名的产品。

  四是被诉行为所涉产品多、价值高、规模大。本案中,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通过1688电子商务平台、官网等销售被诉侵权产品超过30类,第类产品之下又多达17款型号,每款产品单价在13元至63551元之间,单款产品的可售数量达60件至510件之间。网站上展示了广州、佛山、东莞、惠州、汕头、肇庆等16个代理商链接,展示的“工程案例”包括世纪广场、石龙人民医院等近70家单位,记载有“公司始建于2005年,占地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现有员工213人”“产品销往全国31个省市”等,且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逐步扩大经营规模,其注册资本分别从1008万元、50万元均增至5008万元。以上事实反映了被诉行为所涉产品多、价值高、规模大。

  五是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被诉行为侵权时间跨度长,且直至本案二审期间仍持续侵权。现有证据显示,本案被诉商标侵犯权利的行为发生于2013年,被诉企业字号混淆行为发生于2014年,且持续至本案一审及二审期间。尤其是在一审判决后,东莞永泉公司仍继续在市场上大量生产和销售标识该企业名的产品,情节恶劣。

  六是广东永泉公司的维权周期长,合理维权支出较大。广东永泉公司为本案调查取证辗转多地,购买被控侵权产品支出49500元,支出律师费40000元,前往北京、扬州、厦门等地支出的费用约14000余元,申请财产保全支出保险费12000元,在一审中支出公证费21464元。此外,还在二审期间进行了多次公证取证。

  七是本案被诉侵犯权利的行为性质恶劣,应予严惩。如前所述,东莞永泉公司在明知广东永泉公司知名度的情况下,以曾获得注册的“YQFM”商标和“永泉”企业字号作为“合法外衣”,同时实施多个商标侵犯权利的行为以及企业字号混淆、域名混淆以及虚假宣传等多个不正当竞争行为,曾被行政机关查处后仍未停止侵权,并在其网站新闻中心夹杂有广东永泉公司的新闻报道,故意混淆两者区别,其大范围实施了诸多混淆商品来源的行为,相互配合、相互影响、相互促进,意图将其产品与广东永泉公司的“YQ”“永泉”品牌相混淆,甚至在其企业名前面擅自加上“中国”,以达到超越广东永泉公司品牌的表象和效果。不仅如此,东莞永泉公司在一审法院作出不再使用该企业名的判决之后,仍接着使用该企业名大规模生产销售产品,并在金华市轨道交通投资建设有限公司“金华-义乌-东阳市域轨道交通工程控制中心”工程本想招标“广东永泉”品牌的情况下,被东莞永泉公司“成功”拿下订单,从而“混淆”取代广东永泉公司的产品。可见,东莞永泉公司侵权恶意明显、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本案理应加重赔偿力度予以严惩。

  综上,由于东莞永泉公司的侵权主观恶意明显,侵犯权利的行为情节严重,综合以上因素并体现惩罚性,对于东莞永泉公司的商标侵犯权利的行为以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二审法院依法按法定赔偿上限确定本案赔偿数额。即二审法院认定东莞永泉公司侵犯广东永泉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需向广东永泉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维权费用合计500万元,东莞永泉公司因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需向广东永泉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维权费用合计500万元,以上两项共计1000万元。东莞永泉公司的唯一股东为周添进,申核公司的股东为周添进、吕连治夫妻二人,故申核公司与东莞永泉公司之间为关联企业,且股东重合,股权主体具有实质的单一性,故应认定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主观上存在侵权意思联络,客观上分工合作,共同实施了部分侵犯权利的行为,即对于申核公司在销售的阀门产品及其销售网页中使用“永泉阀门”“YQFM”商标标识以及“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行为,申核公司应在东莞永泉公司所需承担的1000万元赔偿相应的责任中的20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如前所述,由于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构成部分共同侵权,申核公司并非善意销售者,故申核公司上诉提出的合法来源抗辩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周添进的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周添进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东莞永泉公司的唯一股东,由于周添进未能举证证明东莞永泉公司的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故周添进依法应对东莞永泉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关于周德怀的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犯权利的行为的,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周德怀作为周添进的共同生活的亲属,同时担任东莞永泉公司的监事、销售联络人以及申核公司的员工,并且在东莞永泉公司对外销售被诉侵权产品中提供周德怀个人帐户收取货款,构成帮助他人实施侵犯权利的行为,依法应当与行为人东莞永泉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关于吕连治的民事责任。申核公司共有两名股东,分别为周添进、吕连治夫妻二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是指只有一个自然人股东或者一个法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夫妻二人出资成立的公司,注册资本来源于夫妻共同财产,公司的全部股权属于双方一同共有。即公司的全部股权实质来源于同一财产权,并为一个所有权共同享有和支配,股权主体具有利益的一致性和实质的单一性。在此情况下,该公司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在主体构成和规范适用上具有高度相似性,系实质意义上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基于此,应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六十三条规定,将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身财产的举证责任分配给作为股东的夫妻二人。本案中,由于周添进、吕连治未举证证明申核公司的财产独立于股东自身的财产,故周添进、吕连治应对申核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广东永泉公司在本案中起诉请求吕连治对申核公司的赔偿相应的责任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在上述责任范围以内,二审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处理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纠正。广东永泉公司的上诉理由与请求部分成立,二审法院予以支持。东莞永泉公司、申核公司、周添进的上诉理由与请求均不能成立,二审法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千一百六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六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八条第一款、第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十条、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第十三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立马停止侵害广东永泉阀门科技有限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在其生产、销售的阀门类产品、合格证、销售网页等中使用“永泉阀门”“YQFM”商标标识,并召回和销毁市场现存侵权产品;

  三、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立马停止在企业名中使用“永泉”字号,立马停止使用yq-fm.com及yqfm.net域名,立马停止在其销售网页中宣传虚假的“YQNA”商标核定使用商品范围以及《工程建设推荐产品证书》《全国工程建设首选品牌》《中国消防行业首选品牌》等荣誉证书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四、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立马停止侵害广东永泉阀门科技有限公司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即停止在其销售的阀门类产品、销售网页等中使用“永泉阀门”“YQFM”商标标识,并召回和销毁市场现存侵权产品;

  五、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立马停止在其销售的阀门类产品中使用“永泉阀门有限公司”标识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六、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上的约束力之日起十日内在其官网、阿里巴巴1688.com网络站点平台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须经二审法院审核,刊登声明的相关联的费用由永泉阀门有限公司、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七、永泉阀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上的约束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广东永泉阀门科技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合计1000万元。

  九、申核阀门科技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七项判决所确定的赔偿款中的200万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杨瀚森29+11+7青岛加时险胜吉林,5人被罚下,王睿泽36分新高,皮特森46+7

  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离世,所持20.63%股份动向受关注,业内人士:禁售期应无变化

  续航超1400km 奇瑞风云T9将于12月28日下线更多信息曝光:溜背式轿跑风格

  教育专家冯恩洪:中国人从0到1不行,从1到99人才辈出,根源出在课堂里